整个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ies,简称IT)产业包括很多领域、很多环节,这些环节之间都是互相关联的。和世界上任何事物同样,IT产业也是不断变化和发展并且有着它自身发展规律的。这些规律,被IT领域的人总结成一些定理,称为IT定理(IT Laws)。

摩尔定理(Moore’s Law)

计算机和整个 IT 行业的发展比传统行业要快得多,最早看到这个现象的是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en Moore)。1965 年,他就提出,在至少十年内,集成电路的集成度会每两年翻一番。后来这个周期缩短到十八个月。现在来看,每十八个月,计算机等 IT 产品的性能会翻一番;或者说相同性能的计算机等 IT 产品,每十八个月价钱会降一半。这个定理的适用性一直持续至今,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迹象。在人类的文明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其他行业做到了这一点。

摩尔定理主导者 IT 行业的发展。为了能使摩尔定理成立,IT 公司必须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下一代的产品开发。这就要求,IT 公司在研发上必须投入大量资金,这使得每个产品的市场不会有太多的竞争者。在计算机处理芯片方面,只有英特尔和 AMD;在高端系统和服务方面,只有 IBM 和太阳;在个人电脑方面,是惠普和戴尔。

安迪-比尔定理(Andy and Bill’s Law)

安迪-比尔定理,简单来说,就是比尔要拿走安迪所给的(What Andy gives, Bill takes away)。安迪是原英特尔公司 CEO 安迪·格鲁夫(AndyGrove),比尔就是微软的创始人比尔·盖茨。个人电脑工业整个的生态链是这样的:以微软为首的软件开发商吃掉硬件提升带来的全部好处,迫使用户更新机器让惠普和戴尔等公司收益,惠普和戴尔等公司以及其他的外设厂在利润得到相应之后,股票也随着增长。各个硬件半导体和外设公司再将利润投入研发,按照摩尔定理制定的速度,提升硬件性能,为微软下一步更新软件、吃掉硬件性能做准备。这是一个互帮互助、双赢的局面。其结果就是,安迪-比尔定理把原本属于耐用消费品的电脑、手机登商品变成了消耗性商品,刺激着整个 IT 领域的发展。

反摩尔定理(Reverse Moore’s Law)

Google 的 CEO 埃里克·施密特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如果你反过来看摩尔定理,一个 IT 公司如果今天和十八个月前卖掉同样多的、同样的产品,它的营业额就要降一半。也就是说,一个 IT 公司花了同样的劳动,却只得到以前一半的收入。反摩尔定理逼着所有的硬件设备公司必须赶上摩尔定理规定的更新速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反摩尔定理积极的一面。

70-20-10律

当某个领域发展成熟后,一般在全球容不下三个以上的主要竞争者。老大是这个领域的主导者,不仅占据着超过一半,通常是百分之六七十的市场,并且制定了这个领域的游戏规则。老二有自己稳定的百分之二三十的市场份额,有时也会挑战老大并给老大一些颜色看看,但是总的来讲是受老大欺负的时间多。剩下的数量虽然多,但是却只能占到百分之十甚至更少的市场,它们基本上唯老大马首是瞻。老大总是密切注视着老二,并时不时地打压它,防止它做大。老大和老二通常都不会太在意剩下的小企业,这样就让这一群小的企业能有挣一些小钱的地方。

为什么在信息产业的公司比传统工业更容易形成主导优势呢?

传统行业研发成本低,但各种制造成本和销售成本是非常高的。研发成本可以通过规模经济来抵消,而制造成本则不能。
科技领域则大不相同,制造的成本只占营业额的很小一部分,而研发成本占大多数,软件可以无限复制并且无损耗。
其次,信息产品的生态链各环节之间的耦合性非常强。
再次,不同童虎对传统商品的品味不同,对性能的要求也不同,使得它很难做到赢者通吃。对于科技产品,虽然不同公司的同类产品可能有所不同,但是,这些区别不足以左右主流用户的选择。对于主流的用户来讲,科技产品的性能指标是硬性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诺威格定理

谷歌研究院院长彼得·诺威格博士说,“当一个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超过 50% 以后,就不要再指望在市场占有率上翻番了”。诺威格定理决定了一个市场占有主导地位的公司必须不断开拓新的财源,也就是必须找到和原有市场等规模甚至是更大的新市场,才能做到长盛不衰。

目前为止,「扩展现有业务」和「转型」是被证明了可行的途径。扩展的前提是相近领域有可扩展的空间。转型适合于整个大的行业发展已经饱和,扩展的空间已经不存在,也就是一个行业进入老年期的时候。

成功的转型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这种乾坤大挪移的过程中,一个公司的根子或者说基因需要改变,而改变公司的基因和改变人的基因一样困难。

基因决定定理

一个公司的基因几乎决定了它转型的失败是必然的,成功反而是偶然的。为什么一个公司转型就那么难呢?答案就是“基因使然”。

同一个市场在不同的公司眼里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例如,个人微机在苹果公司的眼里和在微软的眼里完全不同。严格地讲,苹果不能算是一个计算机公司,而是一个注重创新的消费电子公司,在苹果眼里,计算机不过是新的电子产品的一种。

一个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可能随着市场的变化不断改变,但是公司的基因却很难改变。苹果的基因决定它必须通过硬件挣软件的钱。

一个公司的基因并不像人的基因那样看得见摸得着,它是一个公司在市场竞争中进化出来的适应该市场的企业文化、管理方法、产品市场定位、商业模式个营销方式等等。一个公司在早期,一切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其基于还有改变的可能。越是以前成功的公司越是容易相信自己固有的基因是最优秀的。

结束语

在一个新的信息技术产业刚刚形成时,它总是有多个可以互相抗衡的竞争者。但是,一旦有一家主导公司出现,它就可能成为该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并把它变成在商业上难以抵消的优势,迅速占领全球市场。在信息工业产业,这个过程通常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但是,一旦一个公司占有全球一大半市场时,它就不得不寻找新的成长点。而这时的跨国公司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朝气蓬勃的公司了,它固有的基因使得它的转型十分艰难。如果它能够幸运的转型成功,它将再次获得新生,否则就会被技术革命的浪潮淘汰。

科学技术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推动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一次次技术革命的浪潮造就出站在它的浪尖上的成功者,埋没掉赶不上大潮的失败者。